H A L F W A Y

勇敢的少女快去创造奇迹!

昨天定下来今年的主题,是“颠沛流离”。

14年初预想着甜蜜蜜的“make A wish”,可实际是苦不堪言。愿望清单上几乎都没有实现,反倒是夜夜难以入眠,终日旅途奔波。所以,就像“给小孩子取一个接地气的名字好养活”这样的传言一样,颠沛流离,也去会有好的结果也说不定。

抱着希望活着会开心一些.....吧。

草稿箱里存的好几篇只写到一半,看书的读后感,路途中的人和事,日剧美剧电影。不知道该如何接续下去。工作以来,感情充盈的次数越来越少。经历过13年的彻夜痛哭,更是会刻意控制。所谓的,「不上心,不伤心」。然而最近诸事不顺,自己也陷入低谷不想努力,索性随意放任,日日在焦虑内疚中度过。

如果能找回曾经的激情和投入就好了。

连饭idol都是。

找回的一点热情也几乎消磨殆尽。所以慎重考虑之后和发发说,舞台之后就彻底酱噗毕业了。不过密林定好的控碟和学年还是留着了,算是分手前的告别吗?

可....大概再也不会有第二个本命君了。从16岁到26岁,漫漫十年。

不能陪你走到世界尽头,也只能在心里浅浅的哭一次。

即使现在特别喜欢着相葉先生,青春也不能重走一遍。


「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。」


和Lisboa聊天,他推荐了一本书「遗物整理人看见的」,他说我知道你一定喜欢这个。果然也只有懂我的人知道我有多没胆气。

中二期的时候没有想过毁灭世界或者自杀这样的念头,却在人生走到了20代后半这样的想法逐渐多起来,偶尔到了控制不住的地步。我和HIKY说我以为大家都会有这样的想法,他只是很忧郁的说是不是该给你找个心理医生,想象了一下他在电话那头深沉的表情我就笑的止不住。


很偶尔的谈到这样非吐槽的话题,着实有点开心。


和他熟悉起来也不过是14年初的事。觉得他很有趣,于是就制造了机会主动接近了><因为我也是很有趣的人(...),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好朋友,除了各自的生活无所不谈。那次帮开车的他挡酒喝的有些多,回上海的路上沿途只有路灯和高架,我有点意识不清的哼着歌,帮他回日本供应商的微信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这样微醺温暖淡如水的记忆,我大概会一辈子记得。

可是,喜欢也没法在一起。因为太清楚彼此的底线在哪里,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。也有些断断续续的思绪,凭着与生俱来异常的敏感感觉到对方或许也是如此,却依然在愉快的氛围中无法言说。

也只是告诉了LL一人。她觉得很可惜,一路的坎坷都被她看过来,我也明白这是真的可惜。但过些时间想想,也可能不过都是些老旧的情绪,若隐若现越来越不会出现的情绪。


浩浩曾说,命中注定的人无论如何都会在某地以某种方式相遇的。

那时候我还是恋爱中的小姑娘,还不曾有后来某个夏日的苦痛回忆,所以也不怎么明白这句看上去会胆怯到无法前进的话语。


就算是现在听起来,也感觉到内心的晦涩忧伤。


昨天下班在门口遇到,他和别人说话时看见了我,特意转过身一边笑一边和我挥手拜拜,也感觉到了随着暮色降临倾泻到我心里的光芒。


交臂何为失。


被时间推搡着不得不前进的现在,这份念想也只能好好珍藏在心底。


写这篇的时候正躲在办公室里。抬头看到窗外都是常青植物郁郁葱葱,有点分不清是冬天还是春天。

耳机里一直是在唱「僕が僕のすべて」。


有点点的阳光照进来,身体就突然熟悉性的记起听这首歌的那些瞬间。城际的铁道,市内的高架,熙攘的便利店,默默路过的小弄堂。

哪怕很多很多年以后,想起这些片段的回忆,也大概会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起来。


「人は誰も出会いと別れに、それぞれの思い出重ね」


要努力的克制,才能不哭出声。
而「涙そうそう 」里说,想哭的时候捏着鼻子眼泪就不会掉下来。

非常的不可思议。


脑海里缓缓浮现出一个臆想出来的温柔身影。在月色里穿过嘈杂的世界来到我面前。


哪怕是最后一次。做个好梦,然后再见。


再见。


评论(11)

热度(3)